热门课题: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第四章

Posted on Saturday, March 23rd, 2013 and under 我们是老板. Tags: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第四章》:完结篇
子承父志,大器晚成
文:张丹枫

1995年的大选失利,是林吉祥个人声望走下坡的开始,他没有想到“丹绒三役”事与愿违,竟叫行动党人折弯了腰。在槟城州选的失利(输给许子根)是他从政以来的第三次失手。第一次是1969年正月参加沙登州议席补选失败;第二次是1982年在马六甲怡力州选区败给马华的颜文龙;而1995年在槟城丹绒武雅区败给许子根。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第四章

《林吉祥政海浮沉录》第四章

州选的失利对林吉祥固然是一个遗憾,但还不至于让林吉祥痛心疾首,因为他仍然是国会议员,而且通过这个平台,得以在政坛上呼风唤雨。

不过转入1995年之后,林吉祥面对的问题有增无减,即使他宣布不再有“丹绒三役”,他还是避不过排山倒海而来的挑战与考验(1995年行动党只赢得西马6个国会,另加东马三个,才勉强凑成9个;州议席也剩下可怜的11席)。

这些压力包括:
①党内重要干部如柯嘉逊与林吉祥关系恶化(柯在1995年大选提名时,因表格出错被取消提名资格);黄朱强被法庭判决失掉议员资格,P.巴都逝世;还有沈观仰和郭金福也辞了党职。

②原本在1990年与行动党合作的46精神党(后易名为46马来人党)在1996年宣布解散,党员在东姑拉沙里率领下,集体回返巫统。

③1998年林冠英在联邦法院被判刑失去自由18个月。这对林吉祥是个非常沉重的打击。

但是林吉祥也巧妙地利用时机为行动党扳回颓势。例如在1995年峇眼国席的补选,林峰成以绝大多数票为巴都守住此席,也使林吉祥松一口气。接着在1997年的安顺补选(因民政王添庆逝世),行动党的古拉竟然胜出,让林吉祥喜出望外。还有更精彩和重要的是林吉祥借声援林冠英法律基金运动在全国掀起热潮,为行动党制造了不少的声势。

然而一个突变又是林吉祥始料未及的。1998年,安华与马哈迪的斗争宣告白热化,在安华被革职及开除党籍后,他在1999年4月通过其夫人旺阿兹莎宣布成立人民公正党

事实上,在成立新党之前,安华在未被逮捕前(他是在1998年9月20日被扣捕,先是以内安令抓人,继之控之以刑事罪,不准保释),已分别和林吉祥及法兹诺(回教党主席)商讨合作事宜。在安华的说服下,公正党与回教党和行动党来一个破天荒的三党联手合作组成“替阵”(替代阵线),直接向国阵挑战。

林吉祥之所以参加三党联盟是希望借助马来选民的支持,打破国阵长期以来在国会的2/3多数席优势,使到反对党在国会的席位超过1/3。

他这样说:“如果我们自私的话,只为了多赢十个议席,那么参加替阵的风险实在太大,太不值得了,因为我们将面对史无前例的大挫败。然而,如果我们相信这一届的大选是否决国阵2/3议席的黄金机遇,那么为了恢复民主以及国家和人民的未来,冒这个风险是值得的。”(林吉祥在1999年11月14日的党竞选研讨会上的致词)

就这样,林吉祥率领行动党一头栽进替阵,这是一个高风险的尝试与突破,因为在1999年时,华人对于回教党的“回教国”仍是十分敏感与迷惑的。在这方面,林吉祥也解释不清楚,因为这样的一个大课题是极不容易被消化的。

虽然如此,行动党、回教党、公正党及人民党还是以“替阵”的名义参加于1999年11月份举行的全国大选。

果然比林吉祥想象的还要“糟糕”,因为国阵的宣传攻势也把行动党描绘成了“回教国”的帮凶,那些报章的广告和海报,几乎往行动党身上猛插刀。许多选民固然热衷于“两线制”的形式出现,但他们似乎更担心国家会走向回教国。

即使林吉祥苦口婆心的解释,他还是无法说服选民相信“替阵”是最佳的“替代政府”。虽然林吉祥仍留在槟州,保持低调出击,不再喊出丹绒四役的口号,但华裔选民被回教国所困扰是不争的事实。

因为安华的“烈火莫熄”在马来社会燃烧,而在华社荡不起涟漪,也就不可能给行动党带来好运。再加上马哈迪通过马华的林良实和民政的林敬益向华社虚与委蛇;欺骗华社说《原则上接受华团大诉求》,致使华裔选民普遍上决定再相信国阵一次。华裔选票大量投向国阵,弥补了马来票的流失,国阵有惊无险又一次保住江山。

这一晚的开票结果,林吉祥在升旗山国会吃败仗,输给民政的谢宽泰百余票。这是林吉祥从政以来的首次失去国会议席(林吉祥也同时在植物园区的州议席输给民政的丁福南)。

与此同时,有日落洞之虎之称的卡巴星也在日落洞国席落马。当这两尊大炮不能在国会“炮轰”时,意味着民主行动党面临创党以来的最大挫折。

这一年,行动党只赢10个国席(参选46席)及11个州议席(参选88席);尤其是林吉祥与卡巴星不在其中,行动党陷入了愁云惨雾中。

有人说,林吉祥在那个晚上对槟城感到失望,他想不到从开始(1986)到结束(1999)不过是13年的光景,他在槟城输得一塌糊涂。

也有人说,其实林吉祥不必离开丹绒选区,他依然会中选国会议员;但林吉祥的性格注定是个硬性的人。出道以来,换过的选区之多,在全马来说,它是第一人。根据统计,林吉祥先后换过10个选区(国5州5),说他是第一政治冒险家也不为过。

当然曹观友也要感激林吉祥让出丹绒国席,不然他是无法在1999年再跨入议会。即使林吉祥首次失去国会议员,对他的形象有很大的打击,但我们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永不厌倦”的精神。

跨入21世纪之后,这时的林吉祥显得比较沉默,不知是不是落寂寡欢,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他的精神和毅力仍是惊人的,虽然他已不再担任秘书长,转任党主席(秘书长一职在1999年后由郭金福接任),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为政治而奔波。这就是林吉祥留给大家的深刻印象(也许因为他的坚持,行动党才有后来的“辉煌日子”)。

令人震惊的事,2004年的大选,林吉祥竟然选择吡叻而舍槟城。根据当时吡叻州党员的估计,林吉祥应移师吡叻了,不能再死守住槟城这块伤心地。果然他再从吡叻站起来,2004及2008连续两届中选为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再次活跃于国会。

今天的林吉祥已经培养起第三代的领导人(他本身是第二代,第一代是蒂凡那)。他们都足以挑起重任为行动党扬眉吐气了。

2008年的大选,也证明了“后生可畏”。林冠英代其父圆了槟州首席部长梦,林吉祥也可告慰释怀了。

今天评价林吉祥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他是“少年得志”的典型,因为他在28岁就当上党秘书长,一直呼风唤雨30年,才在58岁转移跑道。正由于少年得志,因此他在58岁那年摔了一跤,无法由少年得志转成“大器晚成”。

不知道为什么历史总是给人一个机会,不是“少年得志”,就是“大器晚成”,很少有两者兼而得之。虽也有例外,只是少之又少。

然而,政治局势是瞬息万变的,今天的林吉祥,将再次转换选区,第一次征战柔佛,率领民联大军在来届全国大选攻城拔寨。这一次,民联气势如虹,形势一片大好,林吉祥很有机会再创人生更高峰!

由于安华已开口点名,一旦民联成功取得中央执政权入主布城,林吉祥将是第一副首相人选。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林吉祥是否再来一个“大器晚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HTML tags are not allowed.